浅薄的赵白眼

n
nolie
楼主 (文学城)

这边叫政客,被人鄙视的。厉害国几千年的官本位可不一样,连找份工对面交谈的都不是人是面试官。大叔已经被定性为赵白眼,索性敞开了显摆一阵大洋彼岸"跟衡哥在一起的时候"吧。

前些天说过一下把院士所长撞翻在地转身就跑了,其实算不了什么,我本来就不待见他的架子和鼓捣的那玩意。同样所里的院士,办公室对门的,我从来只叫老孙,他也答应挺快的。另一个老孙,都国务委员了,到下面省市自治区里巡视,他住在最高级宾馆,正好我住在他附近的招待所,就跑到他的房间里拿苹果吃了。味道可能比老毛的芒果差点,咱穷人家孩子不挑食。

这就说到了真官儿。最高级别摸过手的,是人大副委员长,老头儿汉话口音重,可挺和蔼的。搭过科技部长的车,想起来年轻气盛时还真傻,人主动问要不要他的推荐信去加州的某校,竞没过脑子就推掉了,结果去了个号称专业更对口的烂校。

京城里官多官大真不是吹的,随便扔块砖头就砸着个处长绝对不是瞎话。人在京城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了不得,可出了京城,才觉得赵白眼腰挺得有理。

那些年,打着假钦差的名号出京,除了泥脚杆子野外访贫问苦时原形毕露,下车伊始亮出个公章直径比别人大一号的介绍信,唬得人一愣一愣地。不过有一次办砸了,师傅和我们俩小兵脱队单独出行,自治区接待方一看符节把咱们直接送到了高档官邸,为了后面的工作,我们只能硬着头皮住了一晚到第二天开才开溜。超标了的开支报销难不说,还被自己的大头们狠骂了一顿,我窦娥冤不冤啊!

我们出门,第一步打交道的是省里的官,再下来一的省官再陪着见市县官。去越穷的地方越好买事,上海广东江苏是当年谁也不想去。为什么?国情呗。富的地方我们是去刮人家油水的,去穷的地方我们才是送财童子。我们当年给某个省级行政区一次捞到了13亿,那可是万元户是大户年间的亿啊,我们简直是活佛级待遇了,现在在位的省级副主席,当时是专门为咱们跑腿。

偶尔给军队友情帮忙,军区后勤部长餐餐作陪吃空运来的霸王别姬,出门俩带衔的哼哈二将全程作陪,干活时小哥我也佩了俩马弁,那派。But Again,我们能给人化缘来百万银两啊。

一旦一张单程机票,俱往矣!只剩白头宫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