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生物所工作(1)

碧海-蓝天
楼主 (文学城)

在我父母家生了儿子之后住到儿子三个月,我坐火车回到北京。儿子一岁的时候,送他进了高能所的托儿所。我开始给自己找工作。生孩子之前我在几个公司混过,实在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职位,这时候我打算回到大学或者研究所工作。科大研究生院是我第一个考虑的单位,因为离家近,照顾孩子方便。生物系有个姓于的老师以前见过一面,我就去找她。于老师强烈建议我去公司工作,估计那时候在大学里面的人都以为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你们年轻人怎么会找到这里来。她却不知道我已经是在外面看了一圈的人,我没办法让她明白我的感受。第二个考虑的地方就是微生物所了,毕竟是微生物专业的学生,读大学的时候就来微生物所参观过,考研的时候也是报考的微生物所。

94年春天,我带着简历和读研的时候发表的一篇英文杂志的第一作者的文章,我去了中关村微生物所。先是到了酶室见了室主任何秉旺,他听了我的自我介绍说,你去四楼找方荣翔,他如果不要人,你回来找我。我去了四楼,见到方荣翔,他把我交给了田颍川研究员,我就被田老师留下了。因为是这样找的工作,算聘任制,工资奖金都从课题组出,人事关系放院人才交流中心管理。

四楼分左右两边,上楼左手边是田波的实验室,田波是新晋的院士,右手边是方荣翔的实验室,方老师当时是副所长兼室主任,后来他当选第六任所长(1999-2004)。莽克强在争选院士落败之后,去深圳参加组织培养的开发,种植鲜花。他偶尔回所里来,他一来,整个走廊里都回荡起他那洪亮的声音。四楼右半边楼的人都怕莽克强,他回来看见谁不顺眼就会骂出来,所以人人小心谨慎,就连我们要去上厕所都先在门口探头望一望,看见莽克强在走廊里,就等会儿再说吧。

我的老板是田颍川老师,田老师是个非常老实厚道的中老年知识分子,他的研究课题是国家科委的863项目转基因烟草。田老师曾经到孟山都的一个中国人实验室交流过,我们用的毒蛋白基因就是从那个实验室带回来的。田老师实验室有个退休了的研究员叫梁平彦,梁老师很少来所里,我只见过她几次,梁老师刚从美国探亲女儿回来,她和我聊过紫杉醇的抗癌效果。田老师实验室有个年轻的工作人员叫鄂超苏,他是研究生毕业留所的,小鄂的妻子王群在方老师实验室工作,小鄂在联系出国。周淑敏,大家都叫她小周,是所里工人的女儿,没上过大学,帮田老师做些杂事。小周人特别和善,她在所里工作将近十年,上上下下认识很多人。王爵,是她的宝贝儿子,经常挂在她的嘴边。我和小周的桌子挨着,没事方便聊天。和小周一起搞过不少名堂,所里来做美容的,小周听说后拉着我去洗脸。所里成里小卖店,课题本可以去买东西,经田老师批准,我们两个在那里买过洗发水,给组里每人发一瓶。

实验室有个临时工,是大学毕业生等着出国的,她叫吴卓如。小吴人长得高大健硕,她家也住高能所,从她那里我才知道高能所每天有班车来往中关村。我办了班车车票之后,每天和小吴一起上下班。田老师有个研究生,叫吴彪,也是非常和善的男生,他也在联系出国。后来又有个农大的研究生叫刘传银,大概是合作关系,偶尔过来做实验。田老师有个湖南代培的研究生叫余红梅,毕业之后没有回湖南,在Beckman做了销售代理。

我刚进田老师实验室,他带我一起做过一次Northern Blot,之后好像就没做过什么像样的实验。所里面的工作节奏特别慢,我早晨7点就到中关村,所里9点才上班。所里面中午有午休,大概是12点到2点,5点就下班了。组里面的人也都懒懒散散地,我很高兴和大家一样混起日子来了。94年夏天田老师组去颐和园玩了一天,留下了几张照片。之后吴卓如出国了。

在田老师实验室做了一段时间,因为聘任制不能转正,我非常心急,偷偷参加了第一届公务员考试,我报考了国家环保局。我顺利地通过了笔试,进入面试和体检,体检发现我的转氨酶水平很高,公务员申请没有了结果。为了转氨酶高的问题,我自己去医院重新做了检查,查了肝炎病毒有关的抗原抗体,全是阴性结果,医生认为是跟怀孕生产有关的肝损伤,养养就好了。但是公务员就擦肩而过了。我生完孩子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身体不好,子宫出血一直不停,大概过了三年多才慢慢恢复了。

田老师要了我这个合同工是有期望值的,他又不肯整天催着我干活,我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田老师的习惯是不跟我们开会,不讲课题的任务,以及时间安排,我们基本上不知道课题进展以及他的明确要求。他和我之间这样拖来拖去,时间久了他就放弃了我。也许田老师误以为我是个什么学术带头人呢,来了之后不肯卖力工作。田老师在毕业季招了武汉大学的研究生卢睿,卢睿来了之后田老师通知我另外找工作。好像卢睿不久也出国了。

据小周说我们这边的人如果离开,都是去田波那边,如果田波那边有人离开,多半也是来我们这边。因为两边实验室要求的技术和知识基础都是相同或者相似的。我却不愿意去田波那边工作,因为我的一个大学同学已经在那边做到了博导正研,我过去做非常不好意思。这时候我想起来最初来所里找工作的时候见到的何秉旺,我于是又去酶室找他。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在微生物所工作(1) 读研日月(三) 读研日月(二) 读研日月(一) 2018 回国日记(11)飞回美国
b
borisg
2 楼
到您的博客看了一下写的过去在国内的生活,很好。
碧海-蓝天
3 楼
是想把以前的事情写下来,时间久了人也老了,都忘记了
燕京十景
4 楼
看了你一系列的文章。觉得严重侵犯了别人的隐私。连谁谁因为生理原因没有孩子, 谁的孩子胎死腹中都指名道姓的写出来。
b
bebe2014
5 楼
speechless
淡黄柳
6 楼
世界原来这么小

女性总是感性的,科大的也不例外

 

匆匆客
7 楼
实实在在的描述,方荣翔是我大学的同学,基本上每次回国参加同学聚会都能遇到。

还有一位叫钱世钧的,妳见过吗?他们两人是从复旦毕业后一起分到微生物所的。
碧海-蓝天
8 楼
认识你么,我不算科大的,只有科大的本科生才算是科大的
碧海-蓝天
9 楼
方所长,你面子大鸭
爸爸的草鞋
10 楼
+1看过几篇楼主的文章,一直想说没好意思。对作者而言,也许是无关紧要的琐碎回忆,换位思考,别人在你的琐碎中很受伤。如有不当请包涵
燕京十景
11 楼
读研被赶, 到微生物所打工被赶。回忆当时的同学同事和导师都是满纸负面情绪。你混不好还是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吧。
S
SHIWANG
12 楼
我也是微生物所的, 握手

我朋友蒋浩就是田老师94级的研究生,不过他应该屎95年才在所里,第一年我们都在研究生院。

匆匆客
13 楼
同学而已,无所谓什么所长不所长的:-)
碧海-蓝天
14 楼
没见过蒋浩,也许听说过,不记得了
碧海-蓝天
15 楼
奇怪的思维方法,他们的伤本来就在,不因为我提到一句就怎样了
碧海-蓝天
16 楼
确实是自己不行,没说自己行啊,写写自己不行,你们不习惯吗
碧海-蓝天
17 楼
混不下去才出国了吗,有什么不对吗
碧海-蓝天
18 楼
微生物所的所长可是级别高啊,好几个都去院里任职了
碧海-蓝天
19 楼
我能说伤他们吗,纪实而已,留个纪念,时间久了会忘的
碧海-蓝天
20 楼
好像见过他,个子小小的,他来过实验室,不知道记得对不对
燕京十景
21 楼
别人和你的不行没有关系。你应该征得这些人的同意才能指名道姓的用在你的文章里。这点道德不明白吗?
y
yuntai
22 楼
要是回国了,别人还是说你混不下去才回的国。
碧海-蓝天
23 楼
你也太把这里的贴子当回事了吧,随便看看就完了,和你又没有关系,像是伤到了你一样
碧海-蓝天
24 楼
有什么关系呢,别人怎么说我,我都不受伤,别人觉得受伤才是件奇怪的事呢
R
Rosaline
25 楼
请尊重隐私!

我看你胡写一通,从科大的施教授,刘兢,王玉珍一直写到微生物所,应该年龄也不小了!你还没学会尊重他人隐私?!关于施教授的家庭隐私,对这些真人的人物描述,你懂得做人做事的基本规矩吗?!

至少你应该懂得这是一个很小的世界!

燕京十景
26 楼
和我没关系不等于我不能质疑。你这些指名道姓的一面之词事主不一定有机会辩解, 非常low, 还有可能有法律责任。
碧海-蓝天
27 楼
这么说话不好,事实是我想找个适合我的地方,四处找找而已,我又不是业务不好
碧海-蓝天
28 楼
这世界上Low的人多了,也有活下去的权力吧
方家胡同
29 楼
建议吸取网友们的意见,下次再写,可以隐去名字,放个姓就可以。
碧海-蓝天
30 楼
都是些什么样的心态,那些事从来都不是秘密,也伤不到本人
月城
31 楼
写得很真实详细,我一直在跟读中

文中的那些过去的领导,同事,朋友要不然就只提姓不提名?

毕竟大家感兴趣的是你的经历和那些形形色色的人物,姓啥名啥不那么重要

碧海-蓝天
32 楼
这个说法挺好,如果正式发表,一定不写全名
R
Rosaline
33 楼
楼主无知!
燕京十景
34 楼
这么说你承认自己这么做low了?
碧海-蓝天
35 楼
是可以那样的,其实我觉得我写的东西和读者没有什么关系,写什么名字对你们来说是一样的,大家如此敏感,奇怪
碧海-蓝天
36 楼
我Low不Low和你有关系吗
燕京十景
37 楼
我看到low还到处现的人觉得恶心。必须站出来数落几句
碧海-蓝天
38 楼
是吧
碧海-蓝天
39 楼
随便你,别惹得您也Low了,不值得
R
Rosaline
40 楼
因为许多读者是你描述的人们的同事,朋友谈,学生!

这些人的私生活与你毫无关系,而且都已经是退休的老教授了!你应该懂得尊重他人生活隐私,不能用真名谈论。这是做人的起码道德!你说的这些人,从科大到微生物所,我都熟悉,尊敬。你如此谈施先生,令我愤怒!

碧海-蓝天
41 楼
我很尊重施老师啊,你愤怒什么,我说什么了,你愤怒,你怎么不愤怒陈老师
R
Rosaline
42 楼
请楼主用你自己的真名写文章!
碧海-蓝天
43 楼
估计你也不知道当时陈老师闹得有多不像话,我只是提了一句而已,嘿嘿
燕京十景
44 楼
嗯。好建议。至少应该对等要求。
碧海-蓝天
45 楼
你不是都认识么,都是熟人么,还不知道我是谁,我没打算藏啊
碧海-蓝天
46 楼
我既然什么都写了,就藏不住了,好可怕鸭
燕京十景
47 楼
三张照片我存下了。我来问问旁边科大的同学,这位是何方神圣。
R
Rosaline
48 楼
请你用真名!
碧海-蓝天
49 楼
闹半天不认识我鸭
R
Rosaline
50 楼
谢谢燕京十景!
碧海-蓝天
51 楼
我有个感觉,也许不对,要隐私权的人多半有隐私要保护,俺没觉得什么东西要藏着,所以写写旧事而已,没想到惹毛了谁
爸爸的草鞋
52 楼
碧蓝网友,无意冒犯你,

作为读者,我只是犹豫再三说出了自己的感受,并且末尾还说了:如有不当请包涵。作为作者,你也一定希望自己的帖子有人看,有人讨论。

网友们和你素不相识,其实是善意发表意见,也许方式欠妥当,但并无恶意。

也许你气性太大误解了,所以别生气冷静一下,别开进one way 了。

碧海-蓝天
53 楼
谢谢点赞,谢谢
碧海-蓝天
54 楼
好吧,怎么办呢,我不写了吗
燕京十景
55 楼
别着急。你马上就要做实名博主了。
老生常谈12
56 楼
写得真实。

我写的时候,都是真事,但是名字用第一个大写字母,比如BHLT是碧海蓝天,时间地点也故意模糊。

其实写回忆录都是用真名,但是你不是公众人物,发表时可以代名,在自己的计算机里可以用真名存档。

不仅要保护他人隐私,也要保护自己的隐私,更要防止其他人犯罪。

网络犯罪代价很小,追究起来成本很高,所以有人甚至为微不足道的理由犯罪。
但是当值得追究罪犯时,只要肯花钱,是一定能够将罪犯绳之以法,罪犯不要怀有侥幸心理。
纽约有一华人因不满其律师,在网上诋毁自己的律师。律师起诉,此华人认罪,最后律师放他一把,没有让他进监狱,只是让他赔了9万美金名誉损失,并公开道歉。
碧海-蓝天
57 楼
我有什么可怕的呢,你天天来我的文章下面写我的名字吧,不来可不行
清漪园
58 楼
您这么指名道姓的,还有清晰的照片,这会伤到人呀。
碧海-蓝天
59 楼
不久前我刚刚写了保险故事PFA,他们也恐吓我,叫我撤贴,真实世界里面的事情不敢面对,为什么呢
碧海-蓝天
60 楼
因为是30年前的照片,所以敢放
爸爸的草鞋
61 楼
很好的回忆,接着

写啊,大家也愿意看,里面有很多这一代人共同打拼的岁月经历。我觉得月城大哥和方家兄的建议很中肯,你不妨听听他们的意见。其实,其他几位网友的意见虽然有点犀利,但都是客观实在的感受,对事不对人的,我很欣赏他们敢于直言的率性态度。

期待你更多的精彩回忆,谢谢分享!

碧海-蓝天
62 楼
假如你是我的同学,我在文章中提到了你的名字,你有受伤害的感觉么,为什么
爸爸的草鞋
63 楼
我给你悄悄话
R
Rosaline
64 楼
为什么是30年前的照片和事,你就可以胡说八道?

你征求过被你描述过的人的认可同意,如此写吗?做事都有规则的。

碧海-蓝天
65 楼
这个叫骂人吧,我说的是真人真事,从来没有胡说八道,你也够Low的了
R
Rosaline
66 楼
楼主公开谈论大家都尊重的教授的家庭私事,引起公愤!我这肯定不“low”!
碧海-蓝天
67 楼
自己觉得自己不Low哈,说我无知,你怎么说话呢,还说我胡说八道,这又是什么,习惯了么,那就继续
R
Rosaline
68 楼
同为女性,我非常尊敬施先生。你也是为人之母,请设身处地!
碧海-蓝天
69 楼
我说施先生什么了,我怎么设身处地,我写过我自己,深刻地写,没有什么啊,人们都在怕什么,提个名字而已
碧海-蓝天
70 楼
怎么提到了人母,不明白,难道是,我真的没说施老师什么,我崇拜她,非常,那件事不是我编的
碧海-蓝天
71 楼
跟大家说一个观点,我认为文字/文学,要深刻到切开自己的伤口去分析其中的问题,不然就不是真正的文学,所以我努力面对现实,感觉不可怕
方家胡同
72 楼
很好的回忆文章,虽然写了一些人的真姓实名,大部分网友都不认识,无伤大雅。
碧海-蓝天
73 楼
其实大家也知道我没有想伤害谁的意思,我的理念也许你们还不理解,讨论讨论也许能互相理解一点
碧海-蓝天
74 楼
我也许能回放那个时代的情景,真实地回放,不好么
碧海-蓝天
75 楼
谢谢点赞,谢谢支持,我敢写自己被辞退,不需要勇气么。
R
Rosaline
76 楼
你是崔涛的硕士。你写的这段给崔涛看过了吗?或者我转给他?
燕京十景
77 楼
我替你周围的人可惜。摊上个暴露狂。自己扒光了给人看, 还要拼命扯别人的衣服。呵呵。
立竿见影-1
78 楼
有个唱花脸的方荣翔,同名同姓?
碧海-蓝天
79 楼
碧海-蓝天
80 楼
千万
碧海-蓝天
81 楼
你就当我是个Low的人,放过我吧
R
Rosaline
82 楼
很容易,你写的人,我大多认识熟悉
碧海-蓝天
83 楼
这么骂人,坛主管不管
碧海-蓝天
84 楼
你怎么不认识我呢
R
Rosaline
85 楼
我知道你的那篇文章
碧海-蓝天
86 楼
so
R
Rosaline
87 楼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没提高人文素养
m
mingxiaot
88 楼
大教授像田波,莽克強,方荣翔等大可用实名,

否则别人不会有兴趣去读。做名人也都会牺牲一些隐私。但同学(除非后来成名),一般老师还是隐晦些好。前两篇看见说楼主一同学什么的胎儿死在母腹中。提这种事明显有些过份。暴露他人医疗隐私在美国可是违法的,甚至可能吃上官司。望楼主小心。

碧海-蓝天
89 楼
你的素养高么,先说无知,再说胡说八道
碧海-蓝天
90 楼
施老师大名也很响亮啊
m
mingxiaot
91 楼
没开跟贴吧?
碧海-蓝天
92 楼
还再三威胁
碧海-蓝天
93 楼
有些细节可以删去,不是给你们看的,给我自己留底看的,那么纠结
老生常谈12
94 楼
司局级

那时的中科院的150多个研究所和中心等都是司局级的。

几个分院有副部级的,比如1北京分院。

北京分院(后来才有,以前在京单位一直是直属)
长春分院
沈阳分院
上海分院
南京分院
武汉分院
广州分院
成都分院
兰州分院
昆明分院
新疆分院
西
西北东南
95 楼
+1。在这个论坛里,很多人写过文章回忆往事,大都掌握分寸,知道所写内容不该涉及他人隐私,所谓换位思考,也免是非。
无法弄
96 楼
我叔叔

是那个所的副所长,退休了

洛阳儿女
97 楼
作者竟然毫无顾忌的提到这么多人名,傻了吗?
碧海-蓝天
98 楼
是的
匆匆客
99 楼
抱歉,打字自动跳出来了,偷了个懒。应该是方荣祥。谢谢提问。
s
snowball123
100 楼
你对于别人的隐私理解有点偏差

比如说一个人得了癌症,后来病愈了。 他可能不在乎别人提起他得过癌症,他也可能很在乎。不问他一下怎么知道呢?

得癌症虽然是事实,也没有人在造谣,可是这个人如果在公开的网站上看到自己以前生病这件事被提起来,他会怎么想呢?

碧海-蓝天
101 楼
我可能不认识,其实我认识的人也不多,那个所挺大的
A
Andy-MM
102 楼
这是什么逻辑?你愿意,就等于别人都愿意吗?
A
Andy-MM
103 楼
你自己保留记忆,那就不要晒到公共平台啊。不可思议
衡山老道
104 楼
己之不欲,勿施于人。你这个性,真要反省反省。
x
xiaomiao
105 楼
写自己生活工作的经历并发到媒体上给众人看,这可以理解。你说用文字记下这些事是为了不让自己因为年纪大了就忘了,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用文字记录过去同事的生活琐事和细节。别人是如何生活的,有没有孩子,是不是曾经想离婚等等和你的人生有什么关系呢?假如你在写这些具体的事情时能让读者了解别人的事对你的人生发生过什么样的影响,可能就不会引起这么大的争议吧?

你在网络上用过去同事的真名实姓披露他们的生活琐事、个人隐私倒不一定真对他们造成什么伤害,只是有什么意义呢?对你有什么意义吗?纳闷!

俺是农民
106 楼
不仅仅是受不受伤,这种事严重侵犯了别人的隐私,你出国这么多年了,连疾病是别人最隐秘的隐私都不知道吗?实话说,

也就是你写的是发生在中国的事儿,若是美国,未经他人允许暴出别人的疾病,往大里说已构成了犯罪,往小里说,是不尊重他人的隐私权,当然不尊重别人隐私的中国人很多,往往年纪比较大的人不太了解。

燕京十景
107 楼
谁跟这位赵志宏同学有交集算是倒了邪霉了。一举一动都会被实名写进回忆录, 而且没有一个人是正面形象。包括自己的老公张mutian。

谁跟这位赵志宏同学有交集算是倒了邪霉了。一举一动都会被实名写进回忆录, 而且没有一个人是正面形象。包括自己的老公张mutian。被写成拿不到tenure卖保险的loser。

i
icegene
108 楼
文章提到微生物所进来看看,你指出她名就算了,她有她问题,你这儿提他老公至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