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月照我影

t
tele9999
楼主 (未名空间)

湖月照我影
/小乐

醒来的时候,大约是凌晨两点半的光景。时钟铮铮地走着,一下一下,震荡在心里。

从落地窗看出去,月亮此刻正悬挂在湖面的左上方,只有百米开外的距离。圆圆的一轮,表面印着清晰的山川脉络。可以百分百确定的是,它比平素见惯的样子要大很多,也亮很多,叫人满心惊奇。夜空是成熟的墨水蓝色,星星在幕布上悄然隐去,只在遥远的天际,敷衍地闪烁着一两颗,做个样子。

月华笼罩下,院子里一切亮如白昼。湖对岸葱郁的树林、斜坡上静卧的草地、湖面上飘荡的芦苇,尤其是,月光下肃立的那张长椅,它们全都散发着一种不可思议的宁静,和柔美。 就好像是到了另外一个星球上一样。

推门出去,迎面而来的,是一阵极为清爽的风。气温刚刚好,体感大约是二十五摄氏度的样子。临出门前顺手捞起的那件风衣,看来很有可能会被浪费。随意地打一个结,系到腰上。甩开膀子走起来,轻盈得像快要飞起来。

空气中浮动着一股淡淡的香味。是花香吗?可能有点,但不全是。是青草和泥土混合的气味?不,不太像。下午刚下过一阵雷阵雨,那种热带雨林般的浓烈气息,是完全不同的一种感觉,很容易分辨。那么,一定是风的味道。纯然的,夏夜的风。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浸满了月光的柔软的夏夜的风的味道。嗯,一定是这样。

顺着草坡疾速地飞奔下去,不一会儿便到了湖边。搁浅在沙滩上的,是一弯半旧的木船,两只斑驳的船桨,交叉横卧在小小的舱里。它们热情地伸出邀请的手掌。

“那么,你确定你能划得回来,对吗?”
“当然,现在又没有什么风。”
“你以前划过船吗?”
“没有。不过,我毕竟是个大人。这么个玩意儿,不是看看就会划的么?”
“那好吧,你试试看吧。”

把木船给弄到湖里去,原来是一个颇为艰难的过程。这么个看似小巧的东西,实际上沉得不得了。竭尽全力去推它老人家,结果是纹丝都不动。为什么它不事先听话地停在湖里,却要躺在沙滩上乘凉呢?搞不懂。大概它是孩子们用来做游戏的道具吧。唯一的办法,只能是使劲地拖拽着它的头,将它的身子以之字形的路线,一步一步,慢慢地挪到水里。然后,在船身快要浮起来的那一瞬间,险险地一脚跨上船去。坐下来才发现,汗如浆出。

突然来了一阵风,船在湖面上左右摇晃起来。不由自主有些紧张,双手紧紧地撑住舱底,向四周张望,并祈祷。原来,木船具备了自我意识,不用划桨,向着湖心的明月,悠然地慢慢移去。幸好湖面的风并不太大,船舱的摇晃也不剧烈,过了片刻,便渐渐地适应了。深深吸一口气,缓缓地吐出来。

没事做。那么,便躺下吧。躺在水面上,一弯悠悠地摇晃着的小船的舱底。将手枕在脑袋后面,静静地望着夜空。

左手一轮明月,眼底万千星辉。

“喂,不要睡着了。待会儿飘到湖心,你划不回去怎么办?”
“不要紧。明早七点的班,五点五十的闹钟,早就已经定好了。”
t
tele9999

发信人: wass (...), 信区: Midlife
标  题: Re: 凭湖读书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Mar  6 22:01:07 2021, 美东)

沙滩伞,可以随阳光调摇头的方向。有丁字型伞架,双手就可以拧到土里。

可折叠帆布沙滩椅,可以坐、可以仰躺、趴躺,可以调头背斜度,趴躺有一个洞放头,有放手读书的洞,女版还有体型设计。

价格特别实惠,当然不能持久到做传家宝。很轻,自己肯定可以。

t
tele9999

发信人: indejavu (life cycles), 信区: Midlife
标  题: Re: 凭湖读书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Mar  7 12:02:12 2021, 美东)

湖畔不是读书的好地方。若是阴天,则必有风。冷风吹过湖面。阴风冷雨,哆哆嗦嗦,肯定不能读书。虽然穿成熊猫可解,但孤身一人呆在阴冷湖边,一动不动,只怕会引起好事人的担心。若是晴天,则必有大太阳。骄阳似火。晒得人汗流浃背。只怕书没读完,人变肉干了。虽然加阳伞可解,但防不了蚊虫蝇孽,嗡嗡嘤嘤,也是静不下心去。而且即是好天,周围必有孩童玩耍,家长陪伴。大刹风景 --是读书的人辜负了老天的
心意。

山脚下不是读书的好地方。首先,一般城市都建在平原,远离山区。既如此,必要驱车前往。旅途劳顿,红灯绿灯,简直成了上班了。同湖畔一样,天气也很难适宜。而且,人多的地方,譬如爬山小径的入口,独自一人坐而读书,怕是要被认为是收费大爷/大妈。人少的地方,可能不带把枪自己心里也不踏实。

商场不是读书的好地方。原因就不用说了吧。

电影院也不是读书的好地方。太黑。

还是回家吧。

客厅不是读书的好地方。人来人往。电视游戏。离厨房很近。若是接近饭点,厨房里的人必然要抓差。若是正经时间,或者晚饭后,十有八九电视是要开着的。沙发上久坐对脊柱又不好。襟危正坐显然是不可能的。于是变成随便坐。然后随便坐很快变成半躺,不多时又变成接近全躺, ottoman用上,好不惬意,也是催眠利器。

那就书房吧。一个人,没人打扰没人闹。安安静静。正好读书。可是往往光线不适宜。要么太亮,要么太暗。而且计算机就在那里。随手可触。读不多时,叮,email来一个
。铛,提醒要开会了(虽然都是烂会)。

还是卧室吧。躺床上,盖上被子,舒舒服服。不多时,就进入梦乡。

好像自从离开学校就再也没找到一个适合读书的地方。

所以,我现在不读书。

不过,我读网文。活人写的网文。用手机看。有意思极了。
t
tele9999

发信人: dreamstop (), 信区: Midlife
标 题: Re: 象谣言一样的春天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Mar 3 22:02:10 2021, 美东)

小乐加油哦。要多写这样的散文。

童年时的朋友,好像院子里的树木花草,在那里,就有了。
少年时的朋友,好像在游戏和故事里,碰到一起,就是了。
青年时的朋友,一瓶酒一盘棋一次彻夜的谈天,就定了。
成年时的朋友。。好像是没有在同样的根基成长过的树叶,风一吹,就各奔东西了。
老年时的朋友。。。到那时再写罢。
t
tele9999

谢谢。
l
lilyamao2

这个散文写得很有味道
d
dreamstop

湖月照我影,
送我至湖心。
太白醉处今安在,
桂棹兰桨载梦行。

noregrets

读起来有点竹影扫街的意思, 分不清是想象还是身临其境。。
w
wangmaggie12

小乐是本版镇版才女。

【 在 lilyamao2(lilyamao2)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散文写得很有味道

w
wangmaggie12

是只读网文?难道不是只读黄文?

【 在 tele9999(...)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信人: indejavu (life cycles), 信区: Midlife

: 标
HappyAve

不够骚 :)
//run, :)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小乐是本版镇版才女。
:
: 这个散文写得很有味道
:

w
wangmaggie12

怎么样? 搞几个够骚的,让我们见识见识?

【 在 HappyAve(小街)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够骚 :)

: //run, :)

t
tele9999

谢谢大家。小街又来调皮了:-)
i
indejavu

哎呀, 看来我确实让人讨厌。

本来人家去湖畔读书, 阳伞躺椅一应俱全, 折腾半天, 被我一顿搅, 气得人家把贴子删了, 书也不读了, 改半夜划船去了。

罪过罪过。
noregrets

坊间传闻, 多搅几次, 以后的船桨就是你的了。

【 在 indejavu (life cycles) 的大作中提到: 】
: 哎呀, 看来我确实让人讨厌。
: 本来人家去湖畔读书, 阳伞躺椅一应俱全, 折腾半天, 被我一顿搅, 气得人家把贴子删
: 了, 书也不读了, 改半夜划船去了。
: 罪过罪过。

w
wass

几年前,偶尔想读书了,带上沙滩伞、沙滩椅,一个cooler的饮料、食物,去沙滩上读一天。海浪啸、海风吹、人潮起,是最安静的读书处,而且不寂寞。

现在不想读书,改听书,躺床上,定时10分钟,保证安然入睡。书,就是这么有用!

【 在 indejavu (life cycles) 的大作中提到: 】
: 哎呀, 看来我确实让人讨厌。
: 本来人家去湖畔读书, 阳伞躺椅一应俱全, 折腾半天, 被我一顿搅, 气得人家把贴子删
: 了, 书也不读了, 改半夜划船去了。
: 罪过罪过。

w
wass

有人一定要去星巴克读书,也是一样的,在陌生人群的喧闹声中读书

【 在 wass (...) 的大作中提到: 】
: 几年前,偶尔想读书了,带上沙滩伞、沙滩椅,一个cooler的饮料、食物,去沙滩上读
: 一天。海浪声、海风吹、人潮声,是最安静的读书处,而且不寂寞。
: 现在不想读书,改听书,躺床上,定时10分钟,保证安然入睡。

w
wass

湖月照裸泳,命题作文,哈哈

大学刚毕业的时候,一拨人去江边中秋赏月、吃月饼,突然有两位跳下去游泳,然后女生大叫,别人都乐坏了,说是裸泳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怎么样? 搞几个够骚的,让我们见识见识?
: : 不够骚 :)
: : //ru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