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湖读书

mitbbs7
楼主 (未名空间)

凭湖读书
/小乐

屋子的后面,斜斜的草坡下,连着一方半顷大小面积合宜的湖。湖便是湖,与潭、与海、与江、与河,还是有着截然的不同。这方湖并没有太大。水生风,太大的湖,容易起风,很难造就如镜般的湖面。波澜起伏不定,也很难将天光云影倒影得清晰如画。当然,它也没有太小,澄清如玉的一大片,足可以涤荡心与眼。岸边围着一圈高大的野生芦苇,芦花随风荡漾,很是潇洒飘逸。

在湖边读书,首先要斟酌的可能是坐具。可能会想到躺椅,然而,脖子的角度似乎不太容易摆对。日光若是正好从帽檐上方直直照进墨镜以内,恐怕就会有些刺眼。连带着书面的漆字光芒闪烁,几乎无法辨清形状。Kindle一定也是如此的,不必试。如果近旁有一棵树,光影斑驳,随风摆动,书上的字也随之跳跃起来,半天都撞不进眼里去。得了,看来要想办法撑一把阳伞,创造一处稳定而均匀的阴影。这个阳伞打桩的活计,自己做不动,请人吧。阳伞就位之后,再请人将躺椅搬到伞阴处,调整椅子的方向和角度,让它斜对着湖面吹来的微风,如此可以有大约半个小时的悠闲。抬头望天吧,半小时之后,光影的角度就变了,座椅恐怕也需要随之挪动位置。所以,它需要简便轻巧。如此想来,或许沙滩椅更为合适。

什么时候读书好呢?上午十点,下午两点,这是一天中最鼎盛的时光。早饭之后,太阳还没到正当空,还有一整天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可以轻易地打开读几页。在那之后,即便是接电话、忙午饭、看电视,有了那几页垫底,足可以消化一阵,细细揣摩。而午间饱食一顿,沿湖边散步一圈,下午两三点钟,施施然往椅上一躺,随意翻几页,随意地盖在脸上,正可以在不经意中与周公邂逅。

于喧闹中可以读书吗?水花轻柔地拍打在岸边,哗啦啦,哗啦啦,一阵一阵,如催眠曲。树叶悉悉索索,随着穿林而过的风,左右摇摆,时高时低。霎那间,湖面上有一只水鸟振翅而过,草丛里刚刚寂静下去的虫鸣被惊扰起来,忽然甚嚣尘上。手中的书滑落下去,一下子惊坐起来,擦擦口角的水,茫然中四下张望。半响记起了自己身在何方,深深地伸个懒腰,复将这本《草叶集》盖到脸上,继续沉沉坠入梦海。

不过,经常如此的话,湖畔读书就似乎成了打瞌睡的幌子,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于是隔日,换一本最新流行的悬疑小说,闭上耳朵,慢慢地沉进去、沉进去,一行接着一行,从左到右地逡巡,不能放过一个字,也不敢大声喘息,心脏砰砰地跳,一刻也不敢眨眼。

啪嗒的雨点声,大力地落到阳伞上,惊起一跳。不过是半刻时辰不到,抬头看天空中已经是浓云密布,狂风大作,万马奔腾之势,与书中险境交相呼应。勉强定一定神,告诉自己,此地的天气便是这样,不必大惊小怪。好吧,阳伞与躺椅都是户外设施,早已习惯了日晒雨淋,让它们就这样风里来雨里去吧。人倒是可以慢慢地踱回屋里去,路上狠狠地淋上一回雨。青草泥土在水汽里蒸腾和翻滚,这样的气息,正是盛夏的感觉。

站在落地窗前,一室宁静,凝然地看着窗外的雨,将天与湖连接成迷蒙的幕。去年也曾下过这么大的雨吗?是的,也曾。而在很久以前,确切地说,在二十年前的梦里,是的,也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