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一个悲伤的人生故事(完结)

kengdie
目测小红老公要闹出什么幺蛾子
ajimm
行长在医院里过世,韵华托人叫了我妈妈去帮忙。我妈陈皮梅平时帮人料理后事已经是熟手,就拖着我爹急急赶往医院。 去到停尸房,发觉韵华和女儿们都不在,房间里只有晓红丈夫小叶和小叶的一个表哥在,他们正在行长身上找东西。 小叶看到我妈,表情一僵,招呼也没打,使了个眼色给他表哥,两人就走了。 我妈觉得奇怪,这小叶平时也是礼数周到嘴甜会招呼人的,今天怎么这么无礼?想来是太过悲痛,也顾不上了吧。我妈也没多想,开始给行长整理遗容。 爸爸在旁边帮着整理衣服,打开棉背心,打算把里面的毛衣拉伸的时候,看到棉背心靠心脏的位置,有白色的棉絮露头。我爸想顺手抚平的时候,有东西掉了出来。 捡起来一看,是一包钱,鼓鼓囊囊的用一个胶带裹得严严实实。我妈过来细看,发现那背心,是被扯坏的。钱本来应该是缝在背心里面的,如果不摸也看不出来里面藏了东西。 我妈大惊,心头扑通扑通直跳,把钱捏紧了,眼睛往外看去。小叶和他表哥正守在门口,四只眼睛滴溜溜盯着我妈和我爸。 就在这时候,韵华带着晓红晓萍进来了。我妈赶紧把钱交给韵华,告诉她,是衣裳口袋里调出来的。别的也没敢再多讲。
后来知道了,行长去世后,小叶抱着岳父大哭。之后,便让韵华带着女儿们回家拿衣服准备装殓,他自己和在场的表哥跟着护士去了太平间。 我听到妈妈跟爸爸悄悄说,晓红这个女婿,怕是靠不住的。不知道晓红以后会不会吃亏啊。我爸说,这是别人家的事儿,别乱猜。再说他也可能是不知道,不见得就是想悄悄私自吞下那笔钱。
那笔钱,有800块。最后全拿去办了后事,花得干干净净。
ajimm
目测小红老公要闹出什么幺蛾子
kengdie 发表于 2020-08-05 12:34

你说对了,这个老公,间接导致了韵华人生翻到了最苦的一篇。
kengdie
猜到了,女怕嫁错郎。
ffare
谢谢楼主. 坐等下一节.
catgoose
楼主外祖让人停了锡矿,也没那么容易的,毕竟是几代的家族企业。那种时期,形势不好判断,也不是所以女性都是脑子清楚的。我觉得一般女子只能过好自己家里的小日子了。
WWmm
写的真好 进来支持一下 土改那段都快看哭了
番茄守护者
楼主的话很赞同,我家族的故事比小说要大气精彩的多,当我从老一辈不同人听说自己家族的故事后,看到当今世界的乱象,要从容淡定的多,现在这个样子和以前的家族经历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另一方面,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对芸芸众生都有悲天悯人的情怀,人一辈子都在类似的爱恨情仇里转,都是天下大势面前的一只只小蚂蚁。
castleonsands 发表于 2020-08-05 02:02

唏嘘!是非成败转头空 人生苦短
ajimm
老公去世之后,家里只剩了韵华和晓萍。晓萍平时住校,周末才回来。韵华白日上班,晚上对着电视糊纸盒信封,日子寂寞但也清净。 晓红生了一个儿子,韵华又开始忙碌起来。虽然请了保姆,但晓红的饮食皆由韵华负责。 韵华的手艺出奇地好,菜烧得清爽可口,又天天煲了汤水拿砂锅送给女儿喝。小叶刚好没工作,也就日日在家伺候母子两。 出了月子没多久,晓红所里要提升她做副所长,所以她就忙忙地上班去了。小叶名正言顺做起了奶爸,也就不急着找工作了。韵华心疼女儿担着生计的重担,时不时给女儿塞点钱补贴家用。 晓萍对此很有意见。觉得钱本来就挣得不多,自己还揽些手工活回来做,不辞辛苦做到半夜。该让小叶出去工作,孩子送托儿所才是长久的办法。 韵华也不敢跟晓红讲,被晓萍批评了也只是哦哦答应着。背地里,照样塞钱给晓红。
晓萍毕业了,我外婆那时候已经官复原职,又做到了很高的位置。于是给晓萍找了一个钱多事少离家近的分行,让她进去从柜员做起。 晓萍嘴巴不饶人,可实际心肠好得很。有了钱也大方,给家里添置各种用具,给韵华买衣服买好吃的,家用也给得多。 晓萍对我妈也很尊敬,对我也非常好。常买了东西来我家,又带我出去吃好吃的。我如果放假了,韵华还接我去她家住几天。
去韵华家住,我过得很开心。韵华退休了,在家里糊纸盒。我去了,她也不做了,白日带着我去菜市场逛,买回各种好吃的做给我。 我那阵子刚好开始生长疼,腿疼得半夜睡不着觉。韵华捻开灯,拿出一瓶药油,坐在床前给我按摩揉搓,直到我不疼了睡着,她才回房间休息。 比起外婆对我的不闻不问,韵华对我温暖之极的照顾,更像她才是我的外婆一样。我到现在依然记得那些日子,她煮的小锅米线炸鸡腿,她粗厚温暖的手。
s
surezzz
我外婆的性子很像母亲,坚毅勇敢要强。做什么都要比别人强出一头才甘心。 工作上,没有比她更吃苦能干的;政治上,没有比她积极上进的;生活里,也没有比她更好的女儿、姐姐。 4口人的家庭,感情也很好。外婆真心疼惜韵华和俊生,尽心照顾他们。送他们上学,积极铺路帮她们找工作。 韵华念完中学后就急着出来做事。然而她有那样的家庭出身,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外婆托了关系,让她进了糖业烟酒公司,在食堂烧饭。 俊生不爱上学。小学毕业之后,凭着一张酷似母亲的好面孔和歌喉,考进了艺术团。然而因为他的出身,最后只能在团里做些搭布景搬搬抬抬的工作。
外婆遇到了在大学里教英文的一个老师,再婚了。婚后很快又生了3个儿女,她在工作上也越来越得心应手,文章写得花团锦簇,进了她们银行省分行,给行长做秘书。 外婆接触了更多的人,留了心眼,开始给韵华物色结婚对象。韵华这样的背景,寻常人家护不住她,当然得是政治上过硬的人才行。 外婆没有乱挑,冷眼旁观许久,一个分行的行长就成了最佳人选。这个行长解放前从山西参加革命,一路打仗打到云南。解放后就留在了这里,分到了银行做行长。 在外打仗多年,乡下娶的媳妇早已经离了婚,现在正是孤身一人生活着。 外婆介绍之后,韵华和这个行长见了几次。她喜欢这个男人一身正气,伟岸高大又和气有礼。行长喜欢韵华美丽又朴实,善良文静。 于是,韵华和行长结了婚,过得很和美。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11:35

之前读到你外婆愧对你妈的那些事情,我以为你外婆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看了这一段,我有了更好的理解。
你外婆是一个聪明能干能为家人付出的女强人。她年轻的时候应该是相信自己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去完全掌控自己的命运。但是和你外公的经历,让她很受打击,发现在那种情况下她根本无法完全掌控自己的命运。她内心深深的否定了你外公,以及和你外公相关的所有人,包括你妈,你祖祖,还有你。
这些都是源于她过于强大的自我,或者说过度的自负。当面对挫折的时候,没有能够认识到问题的本质,而迁怒于旁人,变成了对人不对事。这种简单粗暴对于她来说非常有效,只要把不能控制的人从她生活中抹去,她就还是她自己,可以一如既往的自负。
相比之下,你妈就是一个圣人。她做了她能做到的最好。
Lqlqlq
Mark一下。楼主文笔流畅,可以考虑写小说。故事精彩,请继续!
crab789
楼主继续继续
ajimm
回复 106楼surezzz的帖子
我妈真的特别了不起。我昨天跟她视频,提起来外婆愧对她的种种。
我妈说:唉,不是不知道她的性格,谁过得好才喜欢谁。她给希望工程前前后后捐助了20多万块,资助了多少孩子上大学。可你们两个上大学,也需要捐助,她愣是一分钱没掏过。可是能怎么办呢,她是我妈妈呀。她后来也想补救了啊。她是我妈妈,我唯一的亲人了,当然是要照顾她终老的。
可见我妈心里都明白,只是她依然觉得要尽自己做女儿的本分。
manduka
1949 年中国共产党终于满足了愿望,把人民踩在脚底下变成了奴隶,然后美其名曰“解放”。
midwesterner 发表于 2020-08-05 10:47

agree
s
surezzz
回复 106楼surezzz的帖子
我妈真的特别了不起。我昨天跟她视频,提起来外婆愧对她的种种。
我妈说:唉,不是不知道她的性格,谁过得好才喜欢谁。她给希望工程前前后后捐助了20多万块,资助了多少孩子上大学。可你们两个上大学,也需要捐助,她愣是一分钱没掏过。可是能怎么办呢,她是我妈妈呀。她后来也想补救了啊。她是我妈妈,我唯一的亲人了,当然是要照顾她终老的。
可见我妈心里都明白,只是她依然觉得要尽自己做女儿的本分。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13:08

你妈是来人间度化众生的。
你爸就是一个呆头善心和尚。
i
isabel
你说对了,这个老公,间接导致了韵华人生翻到了最苦的一篇。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12:45

所以你妈妈看出来,还是应该告诉她们母女的,有所准备也好。
manduka
樓主你的親外公,離婚後做什麼了?再婚沒?
番茄守护者
我家也是,因为长辈家人是地主,解放后,就很惨,留下孩子都成了孤儿。
一朵蘑菇
看到两个龙凤胎没了 真是眼泪一下就下来了。不能想象母亲的心情
EEswine
大会开了许久,台下人头攒动,都在等着最后的宣判。
是的,这样“恶贯满盈”的地主夫妻,是要枪毙的。为了震慑,为了往后工作的顺利开展,为了显示人民政府的决心,立即执行!
于是,在昔日矿工佃农活计佣人的面前,在9个儿女的注视下,韵华父母双双被当场枪毙。
孩子们目睹自己的父母,五花大绑,跪着倒下去,满身是血。连遗言也没有一句。
人生之一大不幸:幼年丧母。
韵华的人生开端,便在这里开始了第一个转折。
韵华从来不讲她和父母的最后一面。俊生来我家喝酒,喝醉了,哭得像个2岁的孩子,描述着父母如何躺在那里,身上有洞,汩汩地往外冒着血。
那血流着流着汇聚在一起,蜿蜒向前;流着流着又散开了,渗入泥土,汇入沟渠,被车轮碾过。
终于,那血七零八落地不见了。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03:13

太惨了,时代压过来,个人太渺小了
i
isabel
老公去世之后,家里只剩了韵华和晓萍。晓萍平时住校,周末才回来。韵华白日上班,晚上对着电视糊纸盒信封,日子寂寞但也清净。 晓红生了一个儿子,韵华又开始忙碌起来。虽然请了保姆,但晓红的饮食皆由韵华负责。 韵华的手艺出奇地好,菜烧得清爽可口,又天天煲了汤水拿砂锅送给女儿喝。小叶刚好没工作,也就日日在家伺候母子两。 出了月子没多久,晓红所里要提升她做副所长,所以她就忙忙地上班去了。小叶名正言顺做起了奶爸,也就不急着找工作了。韵华心疼女儿担着生计的重担,时不时给女儿塞点钱补贴家用。 晓萍对此很有意见。觉得钱本来就挣得不多,自己还揽些手工活回来做,不辞辛苦做到半夜。该让小叶出去工作,孩子送托儿所才是长久的办法。 韵华也不敢跟晓红讲,被晓萍批评了也只是哦哦答应着。背地里,照样塞钱给晓红。
晓萍毕业了,我外婆那时候已经官复原职,又做到了很高的位置。于是给晓萍找了一个钱多事少离家近的分行,让她进去从柜员做起。 晓萍嘴巴不饶人,可实际心肠好得很。有了钱也大方,给家里添置各种用具,给韵华买衣服买好吃的,家用也给得多。 晓萍对我妈也很尊敬,对我也非常好。常买了东西来我家,又带我出去吃好吃的。我如果放假了,韵华还接我去她家住几天。
去韵华家住,我过得很开心。韵华退休了,在家里糊纸盒。我去了,她也不做了,白日带着我去菜市场逛,买回各种好吃的做给我。 我那阵子刚好开始生长疼,腿疼得半夜睡不着觉。韵华捻开灯,拿出一瓶药油,坐在床前给我按摩揉搓,直到我不疼了睡着,她才回房间休息。 比起外婆对我的不闻不问,韵华对我温暖之极的照顾,更像她才是我的外婆一样。我到现在依然记得那些日子,她煮的小锅米线炸鸡腿,她粗厚温暖的手。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13:03

哎,这位韵华,让我想起我爸。也是人好得不得了,但是缺乏决断,知道事情不对但无心也无力纠正。现在就被我弟插管吸血,不知道何时是头。
ajimm
樓主你的親外公,離婚後做什麼了?再婚沒?
manduka 发表于 2020-08-05 13:18

再婚了,也是一个狗血故事。有兴趣的话可以看这里
https://forums.huaren.us/showtopic.html?topicid=2563469&fid=398&page=55
m
mouton
爷爷和姥爷都经商,前者解放前去世,留下一处房子,奶奶带者我爸和四个姐姐成孤儿寡母,被亲戚欺负,他家遭贼,指使他们到奶奶家偷。万幸解放后化成份为城市贫民。姥爷有很多房子,文革被强占,人遣返回乡,后来平反,房子也没归还。人倒是没怎么挨批斗。破财免灾。文革浩劫真是不夸张。
ajimm
你妈是来人间度化众生的。
你爸就是一个呆头善心和尚。
surezzz 发表于 2020-08-05 13:17

嗯嗯,我爸就是跟在后面帮着敲木鱼的,连包袱都不帮师傅托一下的呆头和尚。
hrvisitor
看了这篇才去读了另外一个高楼,一个月前第一次看到高楼只读了第一段以为是普通80后90后的父爱如山的故事想着应该千篇一律,就没有继续看下去,今天读完一路哭到一个不行
ajimm
爷爷和姥爷都经商,前者解放前去世,留下一处房子,奶奶带者我爸和四个姐姐成孤儿寡母,被亲戚欺负,他家遭贼,指使他们到奶奶家偷。万幸解放后化成份为城市贫民。姥爷有很多房子,文革被强占,人遣返回乡,后来平反,房子也没归还。人倒是没怎么挨批斗。破财免灾。文革浩劫真是不夸张。
mouton 发表于 2020-08-05 13:33

可惜国内现在连提都不让提了。连十年浩劫都不准说。我们这一代还能稍微知道点儿怎么回事,比我们晚出生的,我们的下一代也就是看书怎么写就怎么认识那十年了。 悲哀啊
i
isabel
回复 106楼surezzz的帖子
我妈真的特别了不起。我昨天跟她视频,提起来外婆愧对她的种种。
我妈说:唉,不是不知道她的性格,谁过得好才喜欢谁。她给希望工程前前后后捐助了20多万块,资助了多少孩子上大学。可你们两个上大学,也需要捐助,她愣是一分钱没掏过。可是能怎么办呢,她是我妈妈呀。她后来也想补救了啊。她是我妈妈,我唯一的亲人了,当然是要照顾她终老的。
可见我妈心里都明白,只是她依然觉得要尽自己做女儿的本分。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13:08

我外公,老新四军,还没和我外婆离婚就有下一任了,明知道不会和老婆过下去还在养伤期间生了我舅。解放后基本没看过前妻儿女,大饥荒时期寡妇带俩孩子,我妈和我舅都饿的半死,没得到过他半点接济。 末了,我上大学考得不错,他就起心认回我家和我舅家了,我妈和我舅竟然也没有半点芥蒂就接受了他,逢年过节去他家过。 我起初不知道这些细节,没抗拒,知道他的黑历史后再也不去他家了。我妈还经常要做说服工作; 他们那一辈人,估计真被"没有不是的父母"给彻底洗脑了。
2222
唉 我就是来看故事的 没经历过这些
i
isabel
可惜国内现在连提都不让提了。连十年浩劫都不准说。我们这一代还能稍微知道点儿怎么回事,比我们晚出生的,我们的下一代也就是看书怎么写就怎么认识那十年了。 悲哀啊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13:36

现在不叫"十年浩劫",叫"艰苦奋斗",冷笑,以为想给文革翻案能瞒得过天下人?
kengdie
你外婆当年离婚抛弃你妈,也是一狠人啊。你妈都不是你外婆带大的,跟你妈以及你不亲也正常。伦理上来说不应该,但对于一狠人来说就情理之中了。
麻辣烫
楼主说是真人真事,却加入那么多的心里活动现场细节描写,你是穿越了吗? 我相信人物的真实性,但你那些煽情的描写让我有点读不下去,太像网络文学了。


ajimm
我上高中的时候,晓萍也结婚了。对象是通过工作认识的一个家电商场的销售员,小王。 小王也是本地人,家里还有一个和晓萍一样大的妹妹,尚未结婚。晓萍拒绝了很多人的追求,选择了各方面平平的小王,实在让人大跌眼镜。 晓萍结婚那天,我去做了伴娘。婚礼办得很隆重,小王也是个场面上的人物。话说得漂亮得体,可韵华还是不喜欢。她觉得小王性子浮滑,一样不是可以托付终生的对象。
两个女儿都成家了,韵华也退休了,只剩自己在家。小姨开公司缺人手,韵华就去上班,给公司开食堂做饭。外婆看她孤单,就给她介绍了一个对象,是个大学老师,丧偶退休,家里孩子也都成了家。 老头姓解,是个笑眯眯很和善的人。头发全白了,可是气度很好,脸上光滑得皱纹也不多几条。韵华再结婚了,两个人互相作伴,过得很好。老解退休工资很高,也不愿韵华再出来奔波,就让她辞职回家了。 两个老人就整天这里逛逛,那里走走,很投契。
韵华只是有些遗憾,她在婚后,晓红回来得少了。她以为是女儿介意自己再婚,可观察下来,老解和晓红倒是很聊得来。老解还常给晓红一些建议,教她如何带学生如何写论文。 晓红很忙。她做了副所长,可实际上是整个研究所的技术负责人。要带研究生,还要完成国家实验室重点项目,又要管孩子,忙得吃力,脾气也越来越暴躁。 晓萍偶尔回家来讲起姐姐,也是不满。埋怨她只顾工作,不回来看妈妈。也埋怨姐夫,不出去工作,连家也管不好。饭等着姐姐回来做,不然就是带着孩子这里混一下那里买点对付了算数。 晓红的儿子以前一直乖巧听话,最近也不好好学习,整天贪玩。妈妈说一句,他倒跳得八丈高。孩子爸爸又只会和稀泥当好人护着孩子,把个孩子惯得越来越不成样子。
晓红回家来几次,韵华发现她手上有淤血点,问起来,晓红说自己血小板减少,正在吃药。韵华心疼,去买了猪肝做好送去女儿家。进门就见晓红和儿子剑拔弩张,正是怒目相向。
Hokkaido
我外婆的性子很像母亲,坚毅勇敢要强。做什么都要比别人强出一头才甘心。 工作上,没有比她更吃苦能干的;政治上,没有比她积极上进的;生活里,也没有比她更好的女儿、姐姐。 4口人的家庭,感情也很好。外婆真心疼惜韵华和俊生,尽心照顾他们。送他们上学,积极铺路帮她们找工作。 韵华念完中学后就急着出来做事。然而她有那样的家庭出身,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外婆托了关系,让她进了糖业烟酒公司,在食堂烧饭。 俊生不爱上学。小学毕业之后,凭着一张酷似母亲的好面孔和歌喉,考进了艺术团。然而因为他的出身,最后只能在团里做些搭布景搬搬抬抬的工作。
外婆遇到了在大学里教英文的一个老师,再婚了。婚后很快又生了3个儿女,她在工作上也越来越得心应手,文章写得花团锦簇,进了她们银行省分行,给行长做秘书。 外婆接触了更多的人,留了心眼,开始给韵华物色结婚对象。韵华这样的背景,寻常人家护不住她,当然得是政治上过硬的人才行。 外婆没有乱挑,冷眼旁观许久,一个分行的行长就成了最佳人选。这个行长解放前从山西参加革命,一路打仗打到云南。解放后就留在了这里,分到了银行做行长。 在外打仗多年,乡下娶的媳妇早已经离了婚,现在正是孤身一人生活着。 外婆介绍之后,韵华和这个行长见了几次。她喜欢这个男人一身正气,伟岸高大又和气有礼。行长喜欢韵华美丽又朴实,善良文静。 于是,韵华和行长结了婚,过得很和美。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11:35

给韶华挑选对象的这段能看出来,外婆是个好人,真的很有爱也很有责任心。
doorsopen
你外婆当年离婚抛弃你妈,也是一狠人啊。你妈都不是你外婆带大的,跟你妈以及你不亲也正常。伦理上来说不应该,但对于一狠人来说就情理之中了。
kengdie 发表于 2020-08-05 13:46

The court did not give her custody.
ajimm
楼主说是真人真事,却加入那么多的心里活动现场细节描写,你是穿越了吗? 我相信人物的真实性,但你那些煽情的描写让我有点读不下去,太像网络文学了。



麻辣烫 发表于 2020-08-05 13:49

我跟韵华关系很好,去她家住的时候,她常跟我讲起以前的事情。她跟我和我妈都很投缘。俊生跟我爸很投缘,也常常来我家喝酒。俊生年纪比我爹还小,韵华也没我爹年纪大。
他们两个有很多不愿意跟我外婆讲的事情,都愿意跟我妈我爸讲。我一路长大,多得她照顾,比跟自己的外婆更亲。我跟晓萍,也是关系非常好。她虽然是我表姨,但我们更像忘年交。所以她家的故事,我一路都很清楚。
如果想听,我连俊生家的故事也是非常清楚。晓萍讲得非常详细。不止如此,俊生和他儿子反目成仇,被他儿子拿大刀砍得血淋淋,也是逃到我家。 我妈带着这个小舅舅上医院缝针开证明养伤,又在我家住了好一阵子。后来俊生的儿子一直视我家为仇人,再也不跟我家来往。
你觉得我煽情,我没话讲,真实的人物感受而已。
i
isabel
我上高中的时候,晓萍也结婚了。对象是通过工作认识的一个家电商场的销售员,小王。 小王也是本地人,家里还有一个和晓萍一样大的妹妹,尚未结婚。晓萍拒绝了很多人的追求,选择了各方面平平的小王,实在让人大跌眼镜。 晓萍结婚那天,我去做了伴娘。婚礼办得很隆重,小王也是个场面上的人物。话说得漂亮得体,可韵华还是不喜欢。她觉得小王性子浮滑,一样不是可以托付终生的对象。
两个女儿都成家了,韵华也退休了,只剩自己在家。小姨开公司缺人手,韵华就去上班,给公司开食堂做饭。外婆看她孤单,就给她介绍了一个对象,是个大学老师,丧偶退休,家里孩子也都成了家。 老头姓解,是个笑眯眯很和善的人。头发全白了,可是气度很好,脸上光滑得皱纹也不多几条。韵华再结婚了,两个人互相作伴,过得很好。老解退休工资很高,也不愿韵华再出来奔波,就让她辞职回家了。 两个老人就整天这里逛逛,那里走走,很投契。
韵华只是有些遗憾,她在婚后,晓红回来得少了。她以为是女儿介意自己再婚,可观察下来,老解和晓红倒是很聊得来。老解还常给晓红一些建议,教她如何带学生如何写论文。 晓红很忙。她做了副所长,可实际上是整个研究所的技术负责人。要带研究生,还要完成国家实验室重点项目,又要管孩子,忙得吃力,脾气也越来越暴躁。 晓萍偶尔回家来讲起姐姐,也是不满。埋怨她只顾工作,不回来看妈妈。也埋怨姐夫,不出去工作,连家也管不好。饭等着姐姐回来做,不然就是带着孩子这里混一下那里买点对付了算数。 晓红的儿子以前一直乖巧听话,最近也不好好学习,整天贪玩。妈妈说一句,他倒跳得八丈高。孩子爸爸又只会和稀泥当好人护着孩子,把个孩子惯得越来越不成样子。
晓红回家来几次,韵华发现她手上有淤血点,问起来,晓红说自己血小板减少,正在吃药。韵华心疼,去买了猪肝做好送去女儿家。进门就见晓红和儿子剑拔弩张,正是怒目相向。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13:55

晓红可不要是白血病啊!!😓😓
doorsopen
晓红可不要是白血病啊!!😓😓
isabel 发表于 2020-08-05 14:06

Most likely domestic abuse.
兔子跳跳
回来看,留名
sherry11
lz故事讲得真好,普通人的喜怒哀乐真是一言难尽。人生三大不幸,幼年丧母,中年丧夫,老年丧子
eauclaire
lz故事讲得真好,普通人的喜怒哀乐真是一言难尽。人生三大不幸,幼年丧母,中年丧夫,老年丧子
sherry11 发表于 2020-08-05 14:10


这是普通人?
ajimm
这件事情过了没有多久,有一天半夜11点多,韵华接到电话,说晓红在医院抢救。 赶到医院的时候,晓红已经没了呼吸。小叶在一旁哭得悲痛欲绝,晓红的儿子也红着眼不出声。 医生找过来,说死者死于严重的心率失常,怀疑是中毒。进一步的结果,可以要求尸检确定。 韵华和晓萍给晓红擦身子的时候,发现晓红额头有大块青紫的瘀斑,身上也有瘀伤,怀疑是被打得。她两一致要求尸检。 小叶和儿子则极力阻拦。晓红的儿子说,如果谁要碰他妈妈的尸体,他就去死。最后,小叶告诉韵华,晓红是吃了实验用的高纯度乌头碱毒发身亡。 这些高纯度乌头碱属剧毒药物,是晓红正在进行的一项实验用的。因为毒性大,平时都锁在柜子了,钥匙只有晓红和另一个主任有。 至于晓红为什么吃了毒药,小叶再也不肯多讲。晓红身上的伤怎么来得,小叶和儿子也闭口不言。
韵华哭得完全没了主意,晓萍是不肯善罢甘休的。她极力要求给自己姐姐一个真相,质问为什么不能尸检。 小叶告诉晓萍,晓红吃乌头碱的事情不能让单位知道。这个属于严重违反纪律,查出来晓红死后还要背上一个管理不严监守自盗的罪名。 晓红平时是所里众人眼中的女强人,家庭事业都很好,莫非死后还要去受人糟践么?小叶的儿子在一边,还是同样的调调:你们要送她去尸检,我就跳楼。
最后,晓萍和韵华同意了,以严重的心率失常心脏病发死亡通知晓红的单位。晓红的单位还是知道了乌头碱丢失的事情,所以最后晓红的丧事,单位也没派人去帮着料理。
我妈去完丧礼回来,叹息说: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人生三大苦:老年丧子。韵华再跌了一个跟头。
kengdie
这件事情过了没有多久,有一天半夜11点多,韵华接到电话,说晓红在医院抢救。 赶到医院的时候,晓红已经没了呼吸。小叶在一旁哭得悲痛欲绝,晓红的儿子也红着眼不出声。 医生找过来,说死者死于严重的心率失常,怀疑是中毒。进一步的结果,可以要求尸检确定。 韵华和晓萍给晓红擦身子的时候,发现晓红额头有大块青紫的瘀斑,身上也有瘀伤,怀疑是被打得。她两一致要求尸检。 小叶和儿子则极力阻拦。晓红的儿子说,如果谁要碰他妈妈的尸体,他就去死。最后,小叶告诉韵华,晓红是吃了实验用的高纯度乌头碱毒发身亡。 这些高纯度乌头碱属剧毒药物,是晓红正在进行的一项实验用的。因为毒性大,平时都锁在柜子了,钥匙只有晓红和另一个主任有。 至于晓红为什么吃了毒药,小叶再也不肯多讲。晓红身上的伤怎么来得,小叶和儿子也闭口不言。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14:18

被老公和儿子家暴,不堪忍受,服毒自杀?还是被老公儿子杀了?有啥比命重要的!
kangqiao
唏嘘不已
r
rainierxiu
回复 137楼ajimm的帖子
太可怕了,一定要查
L
Lexiaoyao
太难过了。晓红到底到底是怎么死的?
i
isabel
这件事情过了没有多久,有一天半夜11点多,韵华接到电话,说晓红在医院抢救。 赶到医院的时候,晓红已经没了呼吸。小叶在一旁哭得悲痛欲绝,晓红的儿子也红着眼不出声。 医生找过来,说死者死于严重的心率失常,怀疑是中毒。进一步的结果,可以要求尸检确定。 韵华和晓萍给晓红擦身子的时候,发现晓红额头有大块青紫的瘀斑,身上也有瘀伤,怀疑是被打得。她两一致要求尸检。 小叶和儿子则极力阻拦。晓红的儿子说,如果谁要碰他妈妈的尸体,他就去死。最后,小叶告诉韵华,晓红是吃了实验用的高纯度乌头碱毒发身亡。 这些高纯度乌头碱属剧毒药物,是晓红正在进行的一项实验用的。因为毒性大,平时都锁在柜子了,钥匙只有晓红和另一个主任有。 至于晓红为什么吃了毒药,小叶再也不肯多讲。晓红身上的伤怎么来得,小叶和儿子也闭口不言。
韵华哭得完全没了主意,晓萍是不肯善罢甘休的。她极力要求给自己姐姐一个真相,质问为什么不能尸检。 小叶告诉晓萍,晓红吃乌头碱的事情不能让单位知道。这个属于严重违反纪律,查出来晓红死后还要背上一个管理不严监守自盗的罪名。 晓红平时是所里众人眼中的女强人,家庭事业都很好,莫非死后还要去受人糟践么?小叶的儿子在一边,还是同样的调调:你们要送她去尸检,我就跳楼。
最后,晓萍和韵华同意了,以严重的心率失常心脏病发死亡通知晓红的单位。晓红的单位还是知道了乌头碱丢失的事情,所以最后晓红的丧事,单位也没派人去帮着料理。
我妈去完丧礼回来,叹息说: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人生三大苦:老年丧子。韵华再跌了一个跟头。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14:18

这能不要求查吗???
888panda777
这哪是人过的日子!我祖父母在的时候我还小,他们都不愿说起以前的事,我记得有一次缠着他们问,后来怎么啦?他们居然很生气,说我不懂事,打破砂锅问到底,我哪懂这些!
Viviennedd
晓红小叶的儿子多大了?也是个狠的
ajimm
晓红小叶的儿子多大了?也是个狠的
Viviennedd 发表于 2020-08-05 14:29

快16岁了。打游戏打到彻夜不归家,晓红也是为这个跟他吵架的
qinglinjingnv
回复 67楼justfadeaway.的帖子
我父亲也是国民党,1937年参的军,白崇禧的部队,直到1949年。家里是贫农。但后来文革也逃不过挨整,我的大哥大姐都因为家庭成分不能继续读书。
kengdie
三大悲剧韶华已经占全了
s
surezzz
这件事情过了没有多久,有一天半夜11点多,韵华接到电话,说晓红在医院抢救。 赶到医院的时候,晓红已经没了呼吸。小叶在一旁哭得悲痛欲绝,晓红的儿子也红着眼不出声。 医生找过来,说死者死于严重的心率失常,怀疑是中毒。进一步的结果,可以要求尸检确定。 韵华和晓萍给晓红擦身子的时候,发现晓红额头有大块青紫的瘀斑,身上也有瘀伤,怀疑是被打得。她两一致要求尸检。 小叶和儿子则极力阻拦。晓红的儿子说,如果谁要碰他妈妈的尸体,他就去死。最后,小叶告诉韵华,晓红是吃了实验用的高纯度乌头碱毒发身亡。 这些高纯度乌头碱属剧毒药物,是晓红正在进行的一项实验用的。因为毒性大,平时都锁在柜子了,钥匙只有晓红和另一个主任有。 至于晓红为什么吃了毒药,小叶再也不肯多讲。晓红身上的伤怎么来得,小叶和儿子也闭口不言。
韵华哭得完全没了主意,晓萍是不肯善罢甘休的。她极力要求给自己姐姐一个真相,质问为什么不能尸检。 小叶告诉晓萍,晓红吃乌头碱的事情不能让单位知道。这个属于严重违反纪律,查出来晓红死后还要背上一个管理不严监守自盗的罪名。 晓红平时是所里众人眼中的女强人,家庭事业都很好,莫非死后还要去受人糟践么?小叶的儿子在一边,还是同样的调调:你们要送她去尸检,我就跳楼。
最后,晓萍和韵华同意了,以严重的心率失常心脏病发死亡通知晓红的单位。晓红的单位还是知道了乌头碱丢失的事情,所以最后晓红的丧事,单位也没派人去帮着料理。
我妈去完丧礼回来,叹息说: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人生三大苦:老年丧子。韵华再跌了一个跟头。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14:18

貌似是蓄谋已久的谋杀。晓红的婚姻,韵华当初就应该阻止。晓红的死,韵华就应该坚持查明白。
人啊,面对挑战时一味的妥协,就会让自己的内心逐步变弱,直至消散。
Pangwawa57
回复 145楼ajimm的帖子
难道小红是她老公和儿子害死的。。。好吓人
ajimm
这能不要求查吗???
isabel 发表于 2020-08-05 14:27

晓萍后来跟我说,之所以不查,是因为她和妈妈都觉得,晓红受了家暴。而打人的,怕不是小叶,而是儿子。 晓红是个极要强的人,家里受了气,从来不跟别人说,都是自己默默忍受。这怕也不是第一次被打了。 晓萍说,如果当时坚持要查死因,那个孩子是真会去寻死的。把孩子逼到绝路,她们再也承受不起这样的痛苦。 死掉的人死掉了,活着的人总要活下去。 只是不知道,这个儿子和小叶,以后要背负着什么样的秘密生活。
Viviennedd
貌似是蓄谋已久的谋杀。晓红的婚姻,韵华当初就应该阻止。晓红的死,韵华就应该坚持查明白。
人啊,面对挑战时一味的妥协,就会让自己的内心逐步变弱,直至消散。
surezzz 发表于 2020-08-05 14:35

看经历,韶华不是外婆那种自己有主见强势的人,儿大不由娘,晓红比韶华强势,不是想管就能管得住的。
kengdie
晓萍后来跟我说,之所以不查,是因为她和妈妈都觉得,晓红受了家暴。而打人的,怕不是小叶,而是儿子。 晓红是个极要强的人,家里受了气,从来不跟别人说,都是自己默默忍受。这怕也不是第一次被打了。 晓萍说,如果当时坚持要查死因,那个孩子是真会去寻死的。把孩子逼到绝路,她们再也承受不起这样的痛苦。 死掉的人死掉了,活着的人总要活下去。 只是不知道,这个儿子和小叶,以后要背负着什么样的秘密生活。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14:35

也许是被儿子和老公一起杀了呢,也不查吗?留下儿子长大了万一杀别人?
hzlcyy
女强人要兼顾家庭和事业是很难的,顾了事业,家庭就无法照顾到,无法把孩子教育好,要么索性不结婚不要孩子,一心扑在事业上
ajimm
晓红死后,研究所要把分配给晓红的房子收回。小叶和儿子只能另找住处。 没了晓红的工资,小叶开始出来找事情做。他一个没有什么正经工作经验的人,又是这把年纪,哪里做得到好工作? 俊生认识一个开茶厂的人,正缺一个管事的,包吃包住,工资也不错。就是要住到离城市很远的茶山去。小叶接了这份工作,带着儿子转学走了。
韵华这一个跟头跌得太惨,一直都回不了神。还好老解在旁边陪着,我妈和外婆也常让她来家里吃饭聊天开解。 她表面看起来渐渐恢复正常,但是很少笑了。
是啊,人生三大苦,她都经历了一遍,还要她怎么样呢?
s
surezzz
晓萍后来跟我说,之所以不查,是因为她和妈妈都觉得,晓红受了家暴。而打人的,怕不是小叶,而是儿子。 晓红是个极要强的人,家里受了气,从来不跟别人说,都是自己默默忍受。这怕也不是第一次被打了。 晓萍说,如果当时坚持要查死因,那个孩子是真会去寻死的。把孩子逼到绝路,她们再也承受不起这样的痛苦。 死掉的人死掉了,活着的人总要活下去。 只是不知道,这个儿子和小叶,以后要背负着什么样的秘密生活。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14:35

这不是善良,而是懦弱。嫉恶如仇要不得,但是是非对错还是要搞明白的。
就像文革和之前的建国前和建国后无数次的运动,是一定要弄清楚搞明白的。快一个世纪,几十亿人,都因此而被扭曲了。现在中国的情形,就是以前未清除的遗毒造成的。
a
aflier
1949 年中国共产党终于满足了愿望,把人民踩在脚底下变成了奴隶,然后美其名曰“解放”。
midwesterner 发表于 2020-08-05 10:47

看你如何定义人民了。 带领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更合适。 不同的阶级里都有好人坏人。一个阶级不一定比另一个阶级更好。 所以这种推翻不全是对,也不全是错。
s
surezzz
看经历,韶华不是外婆那种自己有主见强势的人,儿大不由娘,晓红比韶华强势,不是想管就能管得住的。
Viviennedd 发表于 2020-08-05 14:38

管不管得住其实是结果,有没有尽力才是原因。
ajimm
也许是被儿子和老公一起杀了呢,也不查吗?留下儿子长大了万一杀别人?
kengdie 发表于 2020-08-05 14:38

还是自杀的可能性更大。
乌头碱这种东西,不是专业人士不知道怎么用。钥匙只有晓红和另一个主任有,平时用量取多少都是要登记在册的。实验室也不是人人都可以进出的。小叶是家属,没有钥匙他也拿不到药。只能是晓红自己拿了药吃了。 因为晓萍她们到的时候,人已经死了,所以晓红有没有留下遗言也不知道。
为了晓红的儿子,最后这件事情也就这样草草盖过了。晓萍跟我说过不止一次,姐姐留下的这个儿子,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好好生活下去。事实的真相,他们父子两才最清楚
888panda777
晓红死后,研究所要把分配给晓红的房子收回。小叶和儿子只能另找住处。 没了晓红的工资,小叶开始出来找事情做。他一个没有什么正经工作经验的人,又是这把年纪,哪里做得到好工作? 俊生认识一个开茶厂的人,正缺一个管事的,包吃包住,工资也不错。就是要住到离城市很远的茶山去。小叶接了这份工作,带着儿子转学走了。
韵华这一个跟头跌得太惨,一直都回不了神。还好老解在旁边陪着,我妈和外婆也常让她来家里吃饭聊天开解。 她表面看起来渐渐恢复正常,但是很少笑了。
是啊,人生三大苦,她都经历了一遍,还要她怎么样呢?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14:42

韵华还活着吗?是什么支撑她一直活下去的呢?你问过她没有
jarvi
人生如戏 悲伤太多 😢
ajimm
看了这篇才去读了另外一个高楼,一个月前第一次看到高楼只读了第一段以为是普通80后90后的父爱如山的故事想着应该千篇一律,就没有继续看下去,今天读完一路哭到一个不行
hrvisitor 发表于 2020-08-05 13:36

我爸爸他们那一代的故事,或多或少都有相同的影子。现在的孩子,父辈们的成长不说顺风顺水,至少也没有太多政局更迭动荡造成的太多印子。他们很难理解得了,那一代人短短的几十年,都经历过些什么。
我自己,也是花了很长时间,去理解自己的父亲。他不是生来就胆小,懦弱,好欺负,笨拙的。
i
isabel
貌似是蓄谋已久的谋杀。晓红的婚姻,韵华当初就应该阻止。晓红的死,韵华就应该坚持查明白。
人啊,面对挑战时一味的妥协,就会让自己的内心逐步变弱,直至消散。
surezzz 发表于 2020-08-05 14:35

结婚不一定能阻止得住,但让小叶去工作是应该坚持的(就是不再偷偷补贴他家),查清死亡的真相也应该坚持。如果小叶去工作,那个儿子未必会被老爹惯成这样。 善良而软弱的人,常常会被恶人看到弱点而加以利用。
justfadeaway.
我觉得aji 说的有道理 我也觉得是儿子打的,晓红老公看描述听起来油嘴滑舌行为上应该比较怂,内心戏很多,这种男人其实更可怕。
这个儿子估计因为妈妈是女强人爸爸天天在家 被爸爸洗脑的估计也是心底里恨mama
外加可以彻夜打游戏的小孩儿吧,情绪管理肯定不行,有anger issue
s
surezzz
还是自杀的可能性更大。
乌头碱这种东西,不是专业人士不知道怎么用。钥匙只有晓红和另一个主任有,平时用量取多少都是要登记在册的。实验室也不是人人都可以进出的。小叶是家属,没有钥匙他也拿不到药。只能是晓红自己拿了药吃了。 因为晓萍她们到的时候,人已经死了,所以晓红有没有留下遗言也不知道。
为了晓红的儿子,最后这件事情也就这样草草盖过了。晓萍跟我说过不止一次,姐姐留下的这个儿子,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好好生活下去。事实的真相,他们父子两才最清楚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14:48

和她儿子有莫大的关系。从你的叙述,她儿子那时候和母亲矛盾挺尖锐了。绝对不会因为有可能母亲名誉受损而以性命来威胁。肯定是他导致了他母亲的死亡,为了逃避惩罚而威胁外婆和小姨。
ajimm
韵华还活着吗?是什么支撑她一直活下去的呢?你问过她没有
888panda777 发表于 2020-08-05 14:49

我接着慢慢讲。韵华把人生三种苦都经历了一遍,可能也就看透了吧。还是要活着啊,不然怎么办呢?
s
surezzz
我接着慢慢讲。韵华把人生三种苦都经历了一遍,可能也就看透了吧。还是要活着啊,不然怎么办呢?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14:58

活着不是生命最大的目的。面对苦难挑战而坚守内心的底线,要比懦弱的活着更有意义。
qqzj
丈夫家暴的话,女强人应该不至于寻死,离婚就是了。儿子动手才会哀莫大于心死。
ajimm
晓红去世了2年多以后,老解也走了。 走得很突然,在吃着饭的时候,突然就喊胃疼。送到医院,发现胃穿孔,出血量太大没抢救过来。 老解一直有心脏病,因此常年吃小剂量的阿司匹林防止血栓。没想到心脏照顾好了,胃受不了了。
韵华在丧子之后,再次历经了丧偶之痛。
888panda777
活着不是生命最大的目的。面对苦难挑战而坚守内心的底线,要比懦弱的活着更有意义。
surezzz 发表于 2020-08-05 15:00

那年代有些人受不住各种自杀的,名人都不少
eauclaire
回复 161楼ajimm的帖子

阿吉啊,我忍不住要说两句。
这位韶华,投胎在大富大贵人家,从小营养不愁,没人欺负,赢在起点!
父母双亡后,借着大家族的庇护,有亲戚收养,视为己出,强过多少从小饿饭要饭的穷人家的孩子。婚姻大事又有亲戚张罗,嫁了高官,因此逃过文革,比至少95%的出身没她富贵的富人幸运了吧。她的孩子,又有亲戚介绍工作,又强过多少穷人家孩子在社会底层做蝼蚁的人生。最后女儿的自杀,也是女儿自己眼光不行,两代人的家庭教育不行,因果轮回,又怪谁。 阿吉的眼里,全是愁全是悲,转念又化成鲜美的鸡汤。这些鸡汤,我拒绝喝。

ajimm
韵华再次办了丧事,送走了老解。她依旧住在行长留下的屋子里,靠着微薄的退休金生活。 房子在四楼,而她因为风湿性关节炎导致腿脚不便,渐渐也就不下楼来。跟楼下守车棚的人家搭伙,交点钱那家人给她做好饭送上来。 晓萍自己过得很不如意,很少过来看她。韵华困在那个空荡荡的家里,除了上医院,也不怎么露面。 我妈有时过去看她,带点东西送点钱。我回去也只在外婆家见过她一两次,重病缠身,笑得也勉强。依然记得我爱吃她做得炸鸡腿,炸了带去外婆家给我。 她以前还跟我妈念起晓萍对她怎么样坏,住院也不肯去招呼,她自己花钱请护工。 然而,慢慢地也就联系少了,只是躲在家里不见人。
Viviennedd
活着不是生命最大的目的。面对苦难挑战而坚守内心的底线,要比懦弱的活着更有意义。
surezzz 发表于 2020-08-05 15:00

有些事情是人力之外的,韶华就是民间说的命苦,并不是她的错,就是发生在她身边了。努力和命运抗争,改善的机会哪怕很少也有一点点,比不抗争总有点希望吧,唉。
ajimm
我妈最后一次见韵华,是俊生的追悼会。俊生几个月前去世了。
至此,他们一家兄弟姐妹9个,各散天涯相继离世,只剩下了韵华自己。因为过继给了不同人家,韵华的侄子侄女们姓氏也各不相同。说起来也是一大家人子,可惜并不常见面。
以前每隔几年,春节的时候,兄弟姐妹们还聚一聚。每聚一次,人就少一次。以后,再也不用聚了。
也许,在那一边,他们会找到父母,再做一家人吧。
The end。

s
surezzz
有些事情是人力之外的,韶华就是民间说的命苦,并不是她的错,就是发生在她身边了。努力和命运抗争,改善的机会哪怕很少也有一点点,比不抗争总有点希望吧,唉。
Viviennedd 发表于 2020-08-05 15:19

的确是这样。而且越是和我们关系重大的事情,越不是受我们控制。我们唯一能做的是选择如何面对。
b
banana001
好唏嘘的故事。个人的命运在时代目前是如此渺小。想起了多年前读过的<活着>,太苦太沉重了,一直不敢读第二遍
s
surezzz
回复 161楼ajimm的帖子

阿吉啊,我忍不住要说两句。
这位韶华,投胎在大富大贵人家,从小营养不愁,没人欺负,赢在起点!
父母双亡后,借着大家族的庇护,有亲戚收养,视为己出,强过多少从小饿饭要饭的穷人家的孩子。婚姻大事又有亲戚张罗,嫁了高官,因此逃过文革,比至少95%的出身没她富贵的富人幸运了吧。她的孩子,又有亲戚介绍工作,又强过多少穷人家孩子在社会底层做蝼蚁的人生。最后女儿的自杀,也是女儿自己眼光不行,两代人的家庭教育不行,因果轮回,又怪谁。 阿吉的眼里,全是愁全是悲,转念又化成鲜美的鸡汤。这些鸡汤,我拒绝喝。


eauclaire 发表于 2020-08-05 15:13

ajmm的眼里的确都是慈悲。倒也没有转化为心灵鸡汤。
没有慈悲,哪有关爱;没有关爱,哪有理解;没有理解,哪有智慧。我们都是在同一条路上,不同的位置而已。
ajimm
我忽然想讲这个故事,就是感叹,人生的苦,可以很苦。 韵华历经幼年丧母、中年丧夫、老年丧子,加上再一次的丧偶,她的痛,不言而喻。 可是怎么办啊,剧本就是这样啊,再苦也有走完的时候。 我妈说得,关关难过,关关过。觉得撑不下去的时候,就想想,再难过的关卡,也有人挺过来了。
EEswine
我妈最后一次见韵华,是俊生的追悼会。俊生几个月前去世了。
至此,他们一家兄弟姐妹9个,各散天涯相继离世,只剩下了韵华自己。因为过继给了不同人家,韵华的侄子侄女们姓氏也各不相同。说起来也是一大家人子,可惜并不常见面。
以前每隔几年,春节的时候,兄弟姐妹们还聚一聚。每聚一次,人就少一次。以后,再也不用聚了。
也许,在那一边,他们会找到父母,再做一家人吧。
The end。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15:20

看你这个帖子,像是在看“活着”,唉......
ajimm
回复 161楼ajimm的帖子

阿吉啊,我忍不住要说两句。
这位韶华,投胎在大富大贵人家,从小营养不愁,没人欺负,赢在起点!
父母双亡后,借着大家族的庇护,有亲戚收养,视为己出,强过多少从小饿饭要饭的穷人家的孩子。婚姻大事又有亲戚张罗,嫁了高官,因此逃过文革,比至少95%的出身没她富贵的富人幸运了吧。她的孩子,又有亲戚介绍工作,又强过多少穷人家孩子在社会底层做蝼蚁的人生。最后女儿的自杀,也是女儿自己眼光不行,两代人的家庭教育不行,因果轮回,又怪谁。 阿吉的眼里,全是愁全是悲,转念又化成鲜美的鸡汤。这些鸡汤,我拒绝喝。


eauclaire 发表于 2020-08-05 15:13

不是灌鸡汤,就是我站在韵华的立场想了一下,我觉得我可能撑不下去。 这种痛,是忘不了的。每个身处困难的人,都觉得自己最苦。 我可能太悲观了吧,总觉得我见到的苦,是极大的苦。比起韵华来,我太幸运了。
韵华的确算是幸运的,在我外婆曾祖的庇护下平安活下来。她也许的确太软弱了些。 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性。天性软弱,加上遇到那个大环境也没读过多少书,也没有帮助儿女做出正确选择。 一步步走到今天,性格使然,环境也是很大的因素。换个性格,也许过得会好些。谁知道呢?人生不能重来。
eauclaire
我忽然想讲这个故事,就是感叹,人生的苦,可以很苦。 韵华历经幼年丧母、中年丧夫、老年丧子,加上再一次的丧偶,她的痛,不言而喻。 可是怎么办啊,剧本就是这样啊,再苦也有走完的时候。 我妈说得,关关难过,关关过。觉得撑不下去的时候,就想想,再难过的关卡,也有人挺过来了。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15:30


这篇所谓的苦,是幸运的活着的苦。多少没有这么大势力的人,either 早就嗝屁了,or 活在社会底层挣扎苦是常态不觉苦。这种常常走运,两代人教育失败的苦,嫁个高干or高知老公又感情好只是不能终老的苦,有什么好用文字渲染的,更和开篇的国仇家恨有什么联系啊。
awesomeiris
晓红去世了2年多以后,老解也走了。 走得很突然,在吃着饭的时候,突然就喊胃疼。送到医院,发现胃穿孔,出血量太大没抢救过来。 老解一直有心脏病,因此常年吃小剂量的阿司匹林防止血栓。没想到心脏照顾好了,胃受不了了。
韵华在丧子之后,再次历经了丧偶之痛。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15:03

可惜。阿司匹林这个副作用挺常见的。现在有几个更好的抑制血栓又减低出血副作用的药。
YuXiaoFan
我忽然想讲这个故事,就是感叹,人生的苦,可以很苦。 韵华历经幼年丧母、中年丧夫、老年丧子,加上再一次的丧偶,她的痛,不言而喻。 可是怎么办啊,剧本就是这样啊,再苦也有走完的时候。 我妈说得,关关难过,关关过。觉得撑不下去的时候,就想想,再难过的关卡,也有人挺过来了。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15:30

人生的苦,无可言喻。关关难过,一定能关关过吗?读你的故事,总让我想起活在同样时代背景下的我父母,他们的兄弟姊妹和父母,以及他们的父母的兄弟姊妹那两代人的艰苦经历,泪目中。
commander
乱世中的人生连蝼蚁都不如啊。马克以后看,最近不太敢看太悲凉的故事
b
banana001
回复 180楼eauclaire的帖子
有起伏,有对比,才越发显得苦吧。别人的当然也有很多苦的,生活更艰辛得多的,但并不能说明这就不苦了
eauclaire
不是灌鸡汤,就是我站在韵华的立场想了一下,我觉得我可能撑不下去。 这种痛,是忘不了的。每个身处困难的人,都觉得自己最苦。 我可能太悲观了吧,总觉得我见到的苦,是极大的苦。比起韵华来,我太幸运了。
韵华的确算是幸运的,在我外婆曾祖的庇护下平安活下来。她也许的确太软弱了些。 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性。天性软弱,加上遇到那个大环境也没读过多少书,也没有帮助儿女做出正确选择。 一步步走到今天,性格使然,环境也是很大的因素。换个性格,也许过得会好些。谁知道呢?人生不能重来。

ajimm 发表于 2020-08-05 15:34


那些是你的家事,不作评论。
可是如果从韶华上升到人生、慈悲、历史长河、国家,我只能说你在仗着遣词造句的本事和积攒的人气扯淡。
kongbua
我爸从小就给我讲他被同学骂黑五类不敢上学,我爷爷死于文革的惨事儿。而我爷爷家不过是祖荫在村子里有一小块地儿加一个小院子而已。
happy62
我就是特意想来赞一声好文笔 喜欢写得好的🌹
shanshuipinglan
是啊,人生不能重来。如果畏惧投入,那何苦来这一遭。但如果太过投入,也不知道尝尽百味后会不会后悔。
ajimm

这篇所谓的苦,是幸运的活着的苦。多少没有这么大势力的人,either 早就嗝屁了,or 活在社会底层挣扎苦是常态不觉苦。这种常常走运,两代人教育失败的苦,嫁个高干or高知老公又感情好只是不能终老的苦,有什么好用文字渲染的,更和开篇的国仇家恨有什么联系啊。

eauclaire 发表于 2020-08-05 15:36

我开篇说了国仇家恨下发生故事,才够得上大悲大喜。 韵华的故事,我觉得就是悲凉,没有用大悲大喜去定义。 我不觉得自己渲染,就是把她的故事,用我的角度叙述出来。 活在社会底层挣扎也苦,早早离去也是苦,活下来经历人生三苦一样是苦。 这个也不是数学问题,能比得出哪一种苦更苦,更不能忍受。
s
surezzz
可惜。阿司匹林这个副作用挺常见的。现在有几个更好的抑制血栓又减低出血副作用的药。
awesomeiris 发表于 2020-08-05 15:40

我老婆的外婆,也是知书达理的女强人一个,也有一样的问题。有一年我碰巧打听到一个偏方,就是每天喝黑木耳汤。她老人家就开始用这个偏方,把阿司匹林完全停了。到现在四五年了,八十多岁的她,心脏也好好的,胃也没问题。
shanshuipinglan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觉得痛苦而清醒地活着比之浑浑噩噩地活着好,我总想起曾经见过的那些像动物一样活着的劳苦底层,连言语都说不清楚,于是就觉得,人能活个明白,就已经够本了。
ajimm

那些是你的家事,不作评论。
可是如果从韶华上升到人生、慈悲、历史长河、国家,我只能说你在仗着遣词造句的本事和积攒的人气扯淡。

eauclaire 发表于 2020-08-05 15:43

原来我这叫仗着遣词造句的本事和积攒的人气扯淡啊,受教了。
看来我们对扯淡的理解偏差很大。写这个,只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个我觉得悲伤的故事。
没打算博人眼球,这个人气,我又不做带货直播也没想过做网红,要来干嘛呢?
mm可能看过太多起起落落的人生故事,我认为的悲伤和苦,在你眼里不值一提。可在我心里,韵华人生的苦,我是真觉得苦。